“饺子皮”接棒冰墩墩!世界杯吉祥物背后是2000亿衍生品市场

2月份,中国农历春节、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北京冬奥会官方吉祥物冰墩墩突然爆火。全网都在诉说“一墩难求”,希望实现“一户一墩”“冰墩墩自由”。

市场极度走俏的冰墩墩,甚至带热了尚在“热身”的杭州亚运会系列吉祥物“江南忆”。一周之内,市场存量中的“江南忆”吉祥物全线卖空。

8月12日,国内某大型电商平台又首发了2022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拉伊卜。2022卡塔尔世界杯将于11月20-12月18日在卡塔尔举办,这是世界杯第一次来到中东地区,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在冬季举办的世界杯。由于2022年杭州亚运会延期到2023年举办,所以对于整个2022年来说,“大赛年”的氛围,主力由年初的冬奥会和年底的世界杯两大顶级赛事IP来营造。

相应地,世界杯的热度在中国国内更早地开启,拉伊卜也开始其“走进中国百姓家”的奇幻之旅。

早在4月份,卡塔尔世界杯官方吉祥物一经发布就引起全球球迷的热爱和追捧。 这个名字被称作“拉伊卜”的小精灵,设计灵感来源于阿拉伯人戴的白色头巾,其中文意思为“技艺高超的球员”。

古灵精怪、充满异国风情,拉伊卜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眼球,堪称另类“出圈”。不只是球迷,还有更多年轻的新一代移动互联网用户,都在社交媒体下留言表达对拉伊卜的喜爱。饺子皮、馄饨皮是它最流行的绰号,而“想要富、拉伊卜”“头顶一块布、天下你最富”的调侃和戏谑,也流行于微博、抖音视频和直播间以及小红书种草笔记中。

拉伊卜既有流量,更有销量。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毛绒玩具和手办摆件一经上市,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尤其是爆款网红产品13.5公分尺寸的3D手办摆件,大多数时间都以预售状态存在于各大电商平台店铺。拉伊卜的火爆一方面承载于世界杯的社会事件级别的影响力,一方面可能也受益于冰墩墩走热的红利,还有一方面可以看到,过去几年国人对于大赛官方授权商品的消费习惯正在慢慢养成,相关市场逐渐发展起来。

那么,究竟冬奥会、亚运会、世界杯等国际体育大赛的官方周边商品背后,是什么样的商业形态和底层逻辑呢?

从体育产业的一般收入构成模式来看,周边商品是与门票、转播、赞助并列的重要收入渠道。据数据公司ReportLinker测算,2020年,全球体育授权周边商品的市场规模为223亿美元,至2026年有望增至2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

一般周边产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官方特许商品”,常见于冬奥会、亚运会的产品中;另一种是“官方授权商品”,常见于世界杯、欧冠等赛事,或皇家马德里、阿森纳等俱乐部的产品中。一字之差,两种模式区别明显。

第一个区别在于授权的来源。对于冬奥会、亚运会来说,承办国家/城市组织起冬奥组委、亚组委负责办赛事宜。冬奥组委、亚组委从国际奥委会或亚奥理事会方面取得授权,然后再以赛事组织代表的身份,将周边产品的授权给予相关合作企业。而世界杯的相关权益,直接由国际足联授予合作方。

第二个区别在于授权方式。北京冬奥会、杭州亚运会均是把周边产品的生产权和销售权分别授权,形成“特许生产商”和“特许零售商”。特许生产商只可以“做”、不可以“卖”,特许零售商只可以“卖”、不可以“做”。而国际足联将生产权和销售权同时授权给合作企业,形成“被授权商”。被授权商可以“自产自销”。

第二个区别延伸出第三个区别——世界杯产品的零售渠道端参与者,远远多于冬奥会和亚运会的特许零售商。

具体来说,世界杯的授权由国际足联的专门团队管理。国际足联团队与全球各地的合作企业签署授权合作协议,并签发授权书。授权书上列明授权的产品品类和授权的区域。

中国消费者对拉伊卜的青睐,反映了国内大赛官方授权商品市场的扩容。而中国企业也在授权商品行业中扮演重要角色。例如杭州孚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就有着多年的世界杯被授权商经验。

2013年,孚德与国际足联签署2014年巴西世界杯包括吉祥物品类在内的多个产品授权。这是一宗全球范围的授权合作,即孚德可以在全球任意市场经销指定品类的巴西世界杯周边产品。巴西市场除外,因为东道主有另外独立的被授权商。

孚德成为首家与国际足联签署授权合作协议的中国大陆企业。彼时国内尚未有官方授权商品体系的存在,这意味着孚德正式开启了国内的世界杯正版授权商品业务。四年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孚德继续与国际足联合作,继续拿下包括吉祥物品类在内的多个产品品类授权,继续保持除东道主俄罗斯以外的全球授权身份。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孚德第三次与国际足联合作,成为极少数连续参与三届世界杯的中国企业。第三次合作有两个主要变化。第一,产品品类进一步扩大,包括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服装、纪念品、背包、口罩等产品;第二,授权范围从全球范围调整为大中华区范围。

由于国际足联被授权商可以“自产自销”,所以被授权商获得授权、开始运营项目后,会进一步联动不同的合作伙伴,例如生产企业、渠道经销商等。被授权商需要将这些合作伙伴的信息报备国际足联,自身再向合作伙伴开具授权书,这些生产商、经销商才拥有合法的生产或销售权限。

这个流程可以帮助消费者识别合资格的经销商。经销商会展示被授权商的经销授权书,列明经销的产品的渠道,再附上国际足联颁发给被授权商的授权书,形成授权链条,来证明经销周边产品的合法性,同时承诺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一,制假贩假,以产业链方式运作。上游制假者在线上批发平台发布产品,打包提供照片和详情页。他们的下游“经销商”在各个电商平台,设店挂链接,使用制假者提供的图片和详情页,销售制假者提供的假货。

二、挂羊头卖狗肉。等正式的官方授权商品上市后,一部分售假者会去买几个回来,重新拍摄产品照片,制作详情页。制假者也会更换包装,显示产品来自官方被授权商,但实际供应的是他们自己生产的假货。

三、盗图混淆视听。有的售假者连买样品的投入也不愿意花费,直接扒下官方授权商品的详情图,用于自己的店铺和链接。

所以消费者购买世界杯官方授权产品时,一定要多留心眼,注意查看FIFA国际足联镭射防伪标,以及产品是否具备国际足联官方授权书。

假货泛滥,其实是市场发展过程中难免遭遇的乱象。无论如何,在经过了年初冬奥会冰墩墩的爆红之后,中国人对于正版官方授权商品的消费意识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培养。世界杯作为2022体育大年的收官盛事,中国球迷虽然暂时还是没有机会为国足呐喊,但至少可以买到中国本土公司生产销售的世界杯官方商品。期待小精灵拉伊卜带我们走进又一届精彩的世界杯;也期望拉伊卜实现令人惊喜的市场销售,与冰墩墩“首尾辉映”。

中国球迷已购数千张世界杯门票卡塔尔不缺中国元素

卡塔尔世界杯日益临近,日前,卡塔尔驻华大使阿卜杜拉杜希米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杜希米透露,

虽然这次中国男足无缘进入世界杯32强,但卡塔尔世界杯绝对不缺乏中国元素。除了这些前往卡塔尔观看世界杯的球迷外,卡塔尔世界杯的决赛场地卢赛尔球场也是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卢赛尔体育场不仅是2022年世界杯的重要设施,也是标志着卡中务实合作、深化两国关系的历史性项目。”杜希米说。另外,两只中国国宝大熊猫也会于世界杯开幕前,在多哈盛大亮相!

有机构统计称,中国的广义足球迷达2.89亿人,是全球最大的球迷群体,而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是他们不能错过的盛事。卡塔尔驻华大使阿卜杜拉杜希米日前在接受《环球时报》的采访时透露,全球将有30亿至40亿人观看卡塔尔世界杯,其中肯定有广大中国观众,“近90%的世界杯门票已经售出,其中中国球迷购买了5000至7000张。”杜希米介绍说。

其实,相比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购买卡塔尔世界杯门票的中国球迷并不算多。据统计,俄罗斯世界杯时中国球迷总共购买了6万张门票,其中通过国际足联官方购买的门票就在3.7万张左右。毕竟目前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更多的球迷还是选择通过电视直播来观看卡塔尔世界杯的精彩赛事。

杜希米也表示,本届世界杯是阿拉伯国家和中东地区首次举行此类赛事,这再次证明亚洲国家有办这些重要的体育赛事,杜希米说:“就像中国在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成功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那样。”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一大亮点就是决赛场地卢赛尔体育场是由中国企业承建的。

由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承建的卢赛尔体育场早已于2020年12月交付,这座可容纳8万名观众的卡塔尔最大规模体育场如今已经成为了该国的地标建筑,卢塞尔体育场的图像也被印在新发行的卡塔尔10里亚尔面值纸币上,这也是卡塔尔货币上首次出现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地标性建筑图片,杜希米表示:“我们感谢中方,特别是在卡塔尔的中国企业为圆满完成世界杯筹备工作所做出的贡献。”

杜希米也透露,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参与到卡塔尔的许多重大项目中,如大型战略水库项目、哈马德港、有线无线多家中国企业在卡塔尔开展业务。杜希米表示,卡塔尔公私合作法和新的投资法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许多机会,卡塔尔政府也采取一系列措施,做好投资方面的立法工作,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者,为下一阶段更多的合资项目铺平道路。

几天前红星新闻也曾报道,据义乌体育用品协会估算,义乌出售的世界杯周边商品占到了全球市场的70%。而据《义乌商报》报道,9月16日,菜鸟“卡塔尔世界杯”海运专线在义乌开通,从宁波和上海港出发,20到25天就能直达卡塔尔哈马德港。届时,到卡塔尔观看世界杯的球迷买到的旗帜、手环、帽子、喇叭、钥匙扣、大力神杯模型等世界杯周边小商品,多半都是“中国制造”!

有意思的是,在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前,中国国宝大熊猫还将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亮相!

10月19日,来自中国的两只大熊猫“四海”和“京京”乘专机抵达多哈,并直接“入住”在多哈的新家——豪尔熊猫馆。这座大熊猫馆将于11月在卡塔尔世界杯开幕之前正式对外开放。

此次中卡开展大熊猫保护研究合作,是中国与中东地区开展的首例大熊猫合作。为迎接“四海”和“京京”的到来,卡塔尔政府精心建造了大熊猫馆,这也是中东地区第一家大熊猫馆。根据中卡达成的大熊猫保护研究合作协议,“四海”和“京京”将在未来15年“旅居”卡塔尔。

卡塔尔驻华大使杜希米称赞这对大熊猫是“中国人民送给卡塔尔人民的礼物”,并表示世界杯期间熊猫亮相卡塔尔,证明卡中两国深厚的友谊。杜希米认为,这次活动是民间外交和文化外交的一个里程碑,旨在将两个友好国家的关系提高到更高层次和更广阔的领域。

出于对中国大熊猫的喜爱,卡塔尔将“京京”和“四海”以阿拉伯文分别命名为“苏海尔”和“索拉雅”。在阿拉伯传统文化中,“苏海尔”和“索拉雅”是天空中的两颗星,代表着吉祥、崇高和价值无限。届时,到卡塔尔观看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的各国球迷将有幸目睹中国国宝大熊猫。

自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icon首次有吉祥物以来

自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icon首次有吉祥物以来,算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共产生了15组吉祥物。 其中以动物为原型的有7个,占比将近一半,看来这些可爱的小动物还是最受球迷和人类喜欢的。分别是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的狮子威利、1994年美国世界杯icon的小狗射手、1998年法国世界杯icon的公鸡福蒂克斯、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狮子格列欧六世以及足皮乐球、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小豹扎库米、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犰狳icon福来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平原狼扎比瓦卡。 以人物小孩为原型的有3个,占比为五分之一。分别是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icon的华尼托、1974年德国世界杯的蒂普和泰普、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的高奇托。 以植物为原型的有2个,分别是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的橙子纳兰吉托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的辣椒皮克。 还有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三色方块人你好,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三个卡通太空精灵,尼克、卡兹和阿托。 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吉祥物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个,是以阿拉伯传统服装头饰为灵感的拉伊卜,看起来非常的灵动,让人过目不忘,相信多年之后还会让你一下子想起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这也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吉祥物。 可以说,这15组世界杯吉祥物各有特色,但又都展示了主办国对足球的热爱和对世界杯的热情,哪一届世界杯的吉祥物是你最喜欢的呢?哪一个吉祥物又会让你一下子就想起那届世界杯呢?

Back To Top